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思源

宪政 兼并与破产

 
 
 

日志

 
 
关于我

1968年6月毕业于中共江西省委党校理论部(本科), 1982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先后在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工作, 1988年10月下海创建民办研究机构, 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影响中国新世纪的50位名人"之一。 敬请需要回复的朋友,可留下您的称呼和联系方式。 我的邮箱地址:siyuan-cao@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正面感悟曹思源(3)  

2011-01-21 09:1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面感悟曹思源(3)<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李功耀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e567401000ag2.html

四、父母的影响与文革的震撼

曹思源的父母虽然都是文盲,但人很善良。他说:我母亲信佛,一看到有人做坏事就很生气,说那是作恶。她绝对不容许曹思源做半点坏事,总是教育儿子积德行善,要得到菩萨保佑。这种信仰其实是朴素的道德观念。她并不知道佛教的来龙去脉,但她通过信佛,有了一种自觉的道德规范。曹思源的人生道路选择,主要源于他在社会生活中的体验。反斗争开始时,他只有11岁,读小学。他看到那些右派分子经常被拉出去批斗,便产生一种强烈的同情心。他当时就想:够难受的,这一夜怎么熬啊?他不懂他们为什么会挨批斗。但通过学习和相应的社会体验,他隐约感到:这种社会体制必须予以改变。十年文革对他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没有上山下乡,但文革给了他这一代人丰富的人生体验和思想遗产。这个遗产是带思考性的,很悲壮,并不是一片明媚阳光。为什么有人被斗死,有人不得不自杀?文革时期这种社会剧烈的矛盾和人性的充分暴露,对他人生道路的选择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五、研究生期间的收获

曹思源说,他在读研究生期间,最大的收获就是发表了很多文章。那时,很多同学都忙于功课,应付考试。而他第一年就把所有的考试都通过了。剩下两年主要用来写论文。他的第一篇文章发表在19804月号的《学术月刊》上。写作该文时,他读研究生才半年,这对其他同学来说是很难做到的。文章虽然写于北京,但文中的思想早在景德镇当工人时就形成了。他后来投寄的文章命中率很高,几乎写一篇发一篇。其中一篇谈国家所有制改革,是个很尖锐的课题,文章发表之后,他就被列入了黑名单。他1985年到国务院办公厅工作时,奉命清理文件。当时翻到一篇印有绝密字样的《中共中央书记处通报》,发至省军级,题目是《当前经济领域资产阶段自由化思想批判》,第一篇就是曹思源鼓吹改革国家所有制。不过当时似乎没有深究,否则他就不可能进入国务院办公厅工作。

研究生毕业以后,他被分配中共中央党校。这比较符合我的历史,我是省委党校毕业的,在市委党校工作了五年,中央党校根据我的学习和工作经历,把我要过去,应该说合情合理。但他到党校以后,听到这样的口头禅向学员灌输马克思主义。他感到十分别扭,他不敢大言不惭地向那些高级领导干部灌输马列主义,却提出应当重新锻造理论的砖和瓦,便决定到改革的第一线,到国务院政策研究部门。这样,他主动离开了中央党校。后来,他在国务院呆了三个单位: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做的都是政策研究工作。

这几个单位的工作,使他能够在高处思考经济问题。这跟他当初在景德镇的思考有关。进北京以前,他身在基层,但思考的都是怎样改变现行政治体制等宏观方面的问题。他读研究生时,同学们根本没有想到他是从偏远的基层来的,他们认为他视野开阔,谈的和思考的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那时,北京的同学很牛气,一般瞧不起从偏远地区来的同学。但对曹思源,他们不能不刮目相看:他居然什么都知道,比北京的同学还牛,真不简单!为什么人家有这种感觉?曹思源说:我大学毕业后,差不多每天都在思考宏观方面的问题,我有一个全局的思路,并按这种思路探索了11年。每当北京有什么动态,国外有什么反映,我都很关心。当时我经常偷听美国之音和台湾广播,还偷看《参考消息》。这个习惯或爱好,连我的同学都很讨厌,他们常对我嗤之以鼻:想这些问题干嘛?又不能提工资,又不能当饭吃!而我偏偏关心这些问题。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我养成了看大问题、谋大思路、做大文章的习惯。我努力站在高处看我们的体制。但后来我为什么离开国务院机关单位,直接原因是我的研究活动受到了干扰,我的思想表达遇到了障碍。

六、破产法审议的两次危机

关于破产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讲是从无到有。曹思源从设想到起草,一直站在第一线,做了大量的、艰苦的工作。关于破产法审议的启动,曾经面临两次危机。第一次审议破产法,51人发言就有41人反对;结果人大常委会第十六会议审议时没有通过。人大常委会决定,准备给中央打一个报告,意思是:考虑到现在多数人都不赞成破产法,所以对其审议要搁置一段时间。曹思源认为,这一搁置就不是三年五年的事,极有可能拖上十年八年。他当时想:不怕有争论,不怕有反对的声音,就怕不讨论,不讨论就完了。他感到情形非常迫切,怎么办?他把十个赞成破产法的人的名单调出来,逐一进行分析。按他的经验,有的人官很大,但官大胆子小,不可能直接给中央上书。他发现其中有一个重量级人物许涤新,既是部长级高官,同时也是大学者。学者的胆子一般比较大,眼界也比较宽。他给许老打电话,希望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给中央领导写信。许老放弃了一场重要会议,让曹思源到他家里商谈。两位思想者经过研究,决定给胡耀邦、彭真、赵紫阳等中央领导写信。写好后曹思源自己留了一份,作为留底备份。这封信得到了中央首长的高度重视,胡耀邦、乔石、陈丕显等都作了重要批示,使原本准备搁置审议的破产法,再次提起审议。这样,曹思源为破产法的出台,挽救了一次危机。

第二次讨论破产法因为未能通过,又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到了第三次审议的时候,本来所有的反对意见都被说服了,不料,<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861118日凌晨,彭真委员长给彭冲和陈丕显两位副委员长写了一封信,说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的破产法议论纷纷,多年来也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人大常委会不能通过一个议论纷纷的法律,建议重新讨论。本来前期工作做的比较充分,该说的话都说透了,结果这么一来,又要重新审议。彭真的意见使许多人都感到紧张。曹思源把这个信息告知总理办公室。总理办公室提出:如果人大不同意通过破产法,我们以国务院条例的形式发布。这一招的力度不可小视,所以人大常委会还是决定讨论。这两次重大挫折,曹思源都做了大量工作,否则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就不可能在1986122日通过破产法。因为随后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九次会议时,上海和安徽的部分学生已经上街游行了。学生闹学潮,使后来会议讨论的主题是维护安定团结。如果第十八次人大常委会没有通过破产法,到第十九次常委会再提出审议破产法,必定会有人质疑:难道还要煽动工人上街不成!谁也不能保证破产法通过后工人不会上街游行。所以这是很致命的问题,只要慢一步,破产法就通不过了,起码要晚十年。因为后来发生了1989年的政治风波。对此,曹思源感叹:很多问题事在人为。破产法通过除了种种因素以外,还有一种拼命三郎的精神。没有曹思源这个拼命三郎,可能《破产法》不会那么快获得通过。这应该算是他的贡献。所以,人们封他为曹破产,当不为过。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