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思源

宪政 兼并与破产

 
 
 

日志

 
 
关于我

1968年6月毕业于中共江西省委党校理论部(本科), 1982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先后在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工作, 1988年10月下海创建民办研究机构, 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影响中国新世纪的50位名人"之一。 敬请需要回复的朋友,可留下您的称呼和联系方式。 我的邮箱地址:siyuan-cao@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为真的知识分子:献给曹思源先生的博文  

2010-06-25 13:5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真的知识分子:献给曹思源先生的博文<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作者:谢无愿 2010-5-10 16:33:15 发表于:博客中国

http://www.blogchina.com/20100510935508.html 

这样的文章题目看去似乎媚了一点,有拍马的嫌疑,跟社会性博客一般唇枪舌剑的风格也不大相符。当然,可“献”的人还有少数“强项”的知识者,包括李悔之先生所称的一些天灵盖看来没那么缺钙的“嘴皮分子”。这些年来,不少知识界名人之类的嘴脸,人们是见多了,也骂多了。因此偶尔也应因人而异,说点好话,可是“献”多了动机就更成疑了。

曹思源先生是经济改革派和知识界中的真名流,籍籍大名,当然不缺人鼓吹。笔者则难算此界中人,也不入流,只从博客中国认识这位从小照片上看去胖乎乎、面团团,应该不失可爱的老曹。而按照现在的一般做法,写名流最好将人家“苦难的童年”、或祖上德性奇佳等多少挖些出来,在这里当然就免了。但仍因时间太少,此前只浏览过他的《俄罗斯宪政的大弯路》和《虎年唱和》等少数文与诗,近日又粗略看了老曹关于印度、瑞典、墨西哥和台湾等地宪政的专题文章及呼吁中国人大制度实施改革的几篇,并复制下来,其他的一些均一眼而过。

可是笔者还是愿意这样写。因为即使无暇理会其较完整的思想行为轨迹,也不清楚以“思源”为名的几个研究或咨询机构,像时兴的做法一样,有没有过膀上权力上下其手的时候,仅从曹先生(及其他“一小撮”)的博客看去,现在这样的知识分子就太少,这样的名流更少------那就是在特定传统与现实生存环境之下,大多数同类的人在或真或假的“盛名”之下,极多都合乎(中国式)情理地中庸、“雍容华贵”起来,在显得胸怀博大、身份傲岸的外表之下,要么为了藏拙、为了保住身价而故作深沉,对社会尖锐的矛盾现象等不发一言;要么更为了一己安全,或为了保住、扩张一己的“名闻利养”(佛家语)而向权贵一方倾身而去,尽管不少显得相当隐秘。

“现今一些堪称顶尖的知识分子,经常(在言论上)忽东忽西,看似雍容博大,实则缺乏基本而坚定的价值坚持,他们相当世故、故作清高,对民众及其公益明显漠视,或明显蔑视,极度犬儒,而且极为慵懒。但更严重的是,这样的人失却了作为知识分子最为重要的价值原则和价值坚持。作为一个支撑社会意识进步的阶层,作为社会思想变革的发动机,这个阶层至今整体上是何其没落、萎靡,何等腻歪、恶心。上述现象是如此普遍,以至于较长远地说,这是导致社会悲剧难以避免的关键要素之一。

但现年60余的曹思源看来不是这样。从感性的一面上看,就这位名人在博客上留下“恳请凡需要作答的网友”留下地址的劲儿,以及就他发出的几辑古体律、绝诗来看,这位老曹应该是一个秉性上心热非常之人,而且为人很是认真。写博与他作为“曹破产”的个人成就相比,属小菜一碟。但正是小事见人性,可以看出其人的一番至诚,难得之至。也许正是这样天生的诚恳,才能让一个中国知识者保持相当稳定的理念和高昂的道德激情,去批判,去探索。

老实说,若从基本的艺术境界看,老曹的古体诗实在不怎的,真乃不忍卒读。但它们依然难得,因为他用之来鼓吹民主、宪政,要的是“笑看海啸浪淘天,认准潮流歌不歇”(《五月唱和》)。若没有关怀天下的热忱,没有一份赤子之心,是不会这么的干的。

至于曹先生在“博中”上写博,查一下,大概是从07年开始的,大概百多二百篇吧,在知名博客中,他的博文不算最具风头,文风也不算最尖利老辣,不少还读者稀少,可是他仍厕身于这个麻烦成堆的舆论空间。这些文章一开始似乎主要多侧重论经济问题,一个时期来却渐渐转向了政治批评和政治探讨(有的先发于纸媒),而且此类文章多是深到而厚实,绝非一般的草草之作。作为一位老牌经济学名家,在经济学至今炙手可热,甚至还容易成为敲开大富贵之门的“砖头”之时,这个老曹却宁愿反其道而行,偏偏到博客来凑热闹,干此等于个人而言十足吃力不讨好,或者还可能在秋前、秋后被算上一笔的事情,为的大概不是对他来说并不缺乏的掌声。

并且作为一个学者,他显然利用自己所长。尤其是总结、论述俄罗斯、印度、墨西哥、台湾等地宪政民主发展与曲折的一系列专门文章,显然是尽心竭力刻意研究而成,是针对当今中国社会迫切诉求所需,目的在为现实中国提供镜鉴。不说其中对诸多社会关系和矛盾的深入揭示,仅就涉猎面与材料梳理而论,对关注同类重大问题而不可能有必要研究条件的人,便有很大的参考学习意义,更是扩阔一般人民主眼界的上佳之作。而这也是当今很多名流所决不愿干的。

从实质上说,泛义上的所谓中国知识分子,至今是这个社会沉沦得最彻底的一帮人,曹思源等等,不过是一塘死水中寥寥无几的气泡。但有了他们,不少失望的人至少在主观上便不愿绝望。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