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思源

宪政 兼并与破产

 
 
 

日志

 
 
关于我

1968年6月毕业于中共江西省委党校理论部(本科), 1982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先后在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工作, 1988年10月下海创建民办研究机构, 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影响中国新世纪的50位名人"之一。 敬请需要回复的朋友,可留下您的称呼和联系方式。 我的邮箱地址:siyuan-cao@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墨西哥奇迹”与墨西哥宪政(下)  

2010-02-10 09:4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西哥奇迹”与墨西哥宪政

(下)

曹思源

 

五、议会制度改革  政权平稳更替(19822000年)

 

1982年墨西哥出现外债危机,外债累计额达830亿美元。墨西哥不得不实行紧缩政策,并加入了关贸总协定,采取以偿付外债为目的的出口导向型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政府降低了关税,开放市场,吸收外资。墨西哥人口从1950年的2500万增加到1985年的7700万,而人均GNP却从每年的362美元上升到2734美元;人均寿命从41.5岁上升到64.2岁,文盲率则从80%下降到6%

1982年上台执政的德拉马德里政府,做出了一个对墨西哥发展具有深远意义的重大决定,就是开始实行议会制度改革。他下决心把众议院中的“比例众议员”的席位由100个增加到200个,—方面是广纳民意,另—方面是扩大在野党的席位,充分发挥各政党在议会和国家政治中的作用。他认为,没有政治制度的改革,要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很多年后,德拉马德里回忆说:“党长期执政形成根深蒂固的腐败现象,最终导致了党在国家大选中的失败。”

19881月当年是墨西哥1968年学生运动20周年。19881月上台的萨利纳斯总统面对再次兴起的学生运动。这时的学生运动已经不再是20年前的状态,而是与在野党力量密切联系在一起。这时的政府也明白,要想取得民众的拥护,必须听取民众的呼声和意见。所以,当学生提出公开与政府对话的要求时,萨利纳斯政府不得不答应,并由议会制定了公开对话的相关法律,把对话纳入法制化轨道。由此,民众的意见表达在墨西哥有了较为畅通的渠道,对民众批评意见和反对声音的压制事件,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为了重树革命制度党在民众中的形象,萨利纳斯和其继任者塞迪略推出了政治改革方案。萨利纳斯将众议院的席位增加到500席,其中300席由多数票产生,200席为“党的众议员”,由比例代表制产生。

1991111日萨利纳斯在国情咨文中正式提出,“社会自由主义”将成为革命制度党的指导思想。在“社会自由主义”理论指导下,萨利纳斯政府对2000家国有企业实行了私有化,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被降到最低限度。同时,宪法第27条也作了修改,允许村社土地私有化。

墨西哥出现了4000万贫困人口,其中有1700万属于赤贫,20%的最贫困人口仅享有全国4.4%的财富,而20%的最富有人口却占有53.5%的财富。经济和社会矛盾由此可见一斑。

1993年墨西哥修宪,使得反对党成员也能够担任参议员。塞迪略总统执政时期,加快了墨西哥政治改革的步伐:总统不再指定革命制度党的下届总统候选人;联邦区长官不再由总统任命,而是由该区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联邦选举委员会不再由内政部管辖,而成为一个独立的机构。

  至此,由于墨西哥历史上的三次学生运动(1968年、1971年、1988年),用血的教训换来了政府与民众对话、政府听取民众意见的成果,也换来了执政党民主执政的政治理念。

  在长达数十年的执政过程中,革命制度党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定的利益集团。由于长期独霸政坛,缺乏必要的监督,政府权力在革命制度党中间传递,社会财富也在他们中间分配。

在萨利纳斯执政期间,一方面,政府官员的腐败日益严重,不断受到反对派的猛烈攻击与指责;另一方面,革命制度党内的矛盾和冲突进一步加剧,党内分歧已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

199411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墨西哥正式生效。

同日,位于墨西哥东南部的恰巴斯州农民发生暴动。数千印第安土著组成的“萨帕塔民族解放军”袭击并占领了该州的一些城镇,扣押了当地政府的一些官员。墨西哥政府紧急调集军队进行镇压,战斗中双方都有人员伤亡。此事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19948月在总统选举中,革命制度党虽然保住了统治地位,但墨西哥的一党独大的政治模式却遭到了全面的挑战。

19941220日墨西哥爆发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固然是过度利用投机性较强的短期外国资本,但这些流动性极大的外资之所以逃离墨西哥,就是因为1994年墨西哥的政治局势出现了引人注目的动荡:继恰巴斯州农民在这年元旦揭竿而起之后,又接连发生两位革命制度党要员被害、总检察长辞职和一位银行家被绑架等事件。动荡的政局与一些不良经济因素交织在一起,终于促使大量外国资本逃离墨西哥,从而引爆了震惊全球的金融危机。

对于墨西哥的金融危机,克林顿政府采取了紧急援救措施,给墨西哥数百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使其终于安然度过危机。美国政府这种援救的政治意图,用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的解释,是要捍卫墨西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捍卫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整个西半球自由市场和民主的命运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曾经是拉美经济、政治革命先锋的国家(墨西哥)。因此,帮助墨西哥就是帮助美国自己。

金融危机之后,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加快,据美洲国家组织统计,19952007年,12年间国内生产总值几乎翻了一番。由此,就业机会大幅度增加,特别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由于出口美、加没有关税,发展也较为迅速。

1997年墨西哥中期选举,左翼的民主革命党和右翼的国家行动党异军突起,两党在议会中的席位之和已经超过了革命制度党。同年,在首次由民选产生的首都联邦区长官角逐中民主革命党又击败了官方党。这宣告了革命制度党左右墨西哥政局的时代的终结,墨政局基本已成三足鼎立之势。

200072日墨西哥进行了历史性的总统选举,由国家行动党和绿党组成的反对派竞选联盟“争取变革联盟”获胜,国家行动党人文森特·福克斯当选总统,革命制度党首尝败绩。

在这次选举之前,革命制度党已执政了71年,是当时世界上选举上台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在此期间,革命制度党度过了党内的多次政治危机,避免了一次军事暴乱(1940年),并且克服了3次严重的经济危机(30年代的大萧条、1982年的债务危机和1994年的金融危机)。从200072日大选失败,到同年1130日晚上政权交接,这中间还有五个月时间。革命制度党如果要抓住政权不放手,发动“反革命政变”,时间是绰绰有余的。然而,它没有这样做。革命制度党是一个成熟的宪政主义党,70十多年来它亲自在墨西哥培育宪政秩序,自己也自觉去维护。事实上,墨西哥是唯一没有发生过成功的军事政变的拉美国家。

 

六、和平转型  和平发展(200012月之后)

 

2000121日国家行动党人文森特·福克斯就任墨西哥总统。

新一届联邦议会的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福克斯总统所代表的政党国家行动党在众议院的500个席位中仅占208席,在参议院128个席位中更是只占46席,不仅都没有达到半数,而且还分别少于反对党革命制度党1个和14个席位,这样一来,福克斯总统就不可能拥有过去革命制度党总统经常拥有的议会支持,议会不可能充当执政党和政府的“橡皮图章”。实际上,总统的行为受到了联邦议会更大的制约。墨西哥联邦议会已经今非昔比,议会不仅在“强而有力”地行使着宪法所赋予的各种职权,并且还在努力推动着墨西哥的政党政治、民主政治和议会政治的历史进程。70多年的宪政发展不仅使联邦议会成为墨西哥民主的象征,而且是墨西哥民主的保障。

作为曾经有过连续71年执政历史的墨西哥最大政党革命制度党,在2000年大选失败之后沦为在野党,便十分坦荡地承认和接受了选民的选择。它虽然在议会政治的合法范围内,利用自己的投票权对福克斯政府有所牵制,但是并没有超越宪政规范去妨碍新政府履行自己的职责,更没有假借多年执政的资源优势去从事非法的拆台活动。在早已实行军队国家化的墨西哥,军队、警察都按照宪法的规定,忠于新的民选总统及政府,没有任何人敢于非法维护落选政党的“执政权”,没有发生任何“兵变”迹象。在宪政已经深入人心的墨西哥,70多年来第一次政权易手,全国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有条不紊,平稳过渡、安全转型。

墨西哥的民主过渡之所以能够比较平稳,与长期以来“渐进”式的政治改革进程有关。

1996年以来墨经济年均增长5%,在拉美各国中名列前茅,也保证了政权的平稳过渡。

福克斯在当选和就任总统后,无论是过渡班子还是新政府成员,都没有让自己所属的国家行动党党员占据主要地位。在福克斯政府29名成员中,国家行动党只占6名,革命制度党占了3名,前墨西哥共产党员1名,无党派人士7名,“福克斯朋友”组织成员5名,军人3名,其他4名。这无疑有助于政局的稳定,并减少“新政”的阻力。

福克斯总统在上任的头5天就先后向联邦议会提交了两份法律草案,要求履行前政府与恰帕斯游击队达成的和平协议,并下令从恰帕斯部分冲突地区单方面撤出1500名政府军,以表示新政府对和平解决恰帕斯州冲突问题的决心和诚意。

福克斯总统的态度得到了恰帕斯民族解放阵线积极的回应,该阵线领导人表示同意与新政府恢复和平谈判,从而使僵持多年的恰帕斯冲突重新露出和平解决的曙光。

2006年墨西哥一举取代巴西,成为拉美国家最大的经济实体。

200672日墨西哥大选,这是曾经连续执政71年的革命制度党在2000年丧失政权后迎来的第一次大选,国内外都有人估计,革命制度党可能会东山再起。然而,出乎意料,革命制度党不仅未能东山再起,而且名落孙山,连冠亚军决赛权都没有抓到。选票最接近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是国家行动党的卡尔德龙和民主革命党的奥夫拉多尔。最后是卡尔德龙以0.58%的微弱优势胜出,当选总统。

真个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落去的是革命制度党,归来的是国家行动党。墨西哥的宪政制度,连同它的选举制度、政党制度的成熟程度,都更上一层楼了。

险胜的卡尔德龙后来表现如何呢?

卡尔德龙一上任,就宣布采纳竞争对手奥夫拉多尔的提议,将自己和其他内阁成员的工资减少10%。这项减薪计划为政府节约大量资金,省下来的钱足够在墨西哥建2500所学校。同时,卡尔德龙还承诺削减包括政府官员手机话费和出国访问的费用等其他政府开支。“向纳税人说明每个比索的用途,透明和负责是每个民选政府的责任。”

这一宣言也为他赢得了廉洁的美誉。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卡尔德龙推行了墨西哥薄饼限价、提高联邦军警薪金等政策。为应对通胀压力,20085月又取消了对大米、小麦和玉米的进口限制。作为对竞选承诺的实现,卡尔德龙还推行对雇用没有工作经验者的公司予以奖励的政策,以增加就业机会。

与限价政策同时宣布的,还有墨西哥政府向2600万低收入者每人每月发放120比索(约合116美元)补助, 1/4的墨西哥人从中受益……

卡尔德龙总统为何这样处处为老百姓着想?有人说,这就是宪政条件下竞选上台的总统的本色。如果能够靠枪杆子终生稳坐铁打江山,他用得着讨好普通群众吗?

如此为民谋利的总统应该是誉满全国、无人敢“恶毒攻击”吧?不,两大反对党民主革命党和革命制度党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容不得半点沾沾自喜、文过饰非;如果胆敢对批评者进行打击报复,那就等于在政治竞争中自挖墙脚。这也许是宪政民主的威力。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